您的位置:首页 >金融 >

贝莱德二季度改为减仓 中国银河6月意外获增持

2019-07-06 11:17:33来源:

贝莱德一改此前悄然“扫货”逻辑,在6月份对券商H股普遍减仓,在中资券商股4月—6月的这轮震荡调整中,财联社对外资券商的调仓持股动态进行了整理和分析,对于一向被比喻为“聪明钱”的外资,以贝莱德为首的外资巨头对券商股的投资举动,值得投资者重点关注。

而展望券商股后市,业内较为一致的声音是,基本面和政策面催化,看好券商板块投资机会。但同时,应注意市场调整所带来的券商营业业绩回落的风险。那么,在外资减仓多家中资股之际,券商股后市又将如何演绎呢?

一改增仓逻辑 二季度减仓中信、广发和华泰H股

资料显示,贝莱德是美国规模最大的上市投资管理集团。截至2019年3月31日,贝莱德在全球管理的总资产达6.52万亿美元。

券商股作为金融板块重要组成部分,其代表—中信证券在6月被减仓值得关注。从华尔街资管巨头贝莱德最近的行踪来看,对券商股的热度有所减退。对于中信证券,贝莱德一改此前高位买入的态度在6月将其减仓。

港交所最新权益披露显示,截至6月24日,贝莱德(BlackRock)持有中信证券1.70亿股,占其已发行股本的7.45%。具体而言,据港交所权益披露显示,2019年6月3日至6月24日,贝莱德共有15次出现在中信证券权益变动的名单中。期内,贝莱德共对其进行了多次增减持操作,持股从最初的1.79亿股到1.70亿股,比例从7.86%减少至7.45%。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近三个月来,中信首次被减持。4月初贝莱德持股中信证券H股7.87%,月末升至8.37%,5月初7.91%,月末持股比例达到8.26%。

事实上,贝莱德对中信证券的减持,仅仅是它对券商持仓调整的缩影。广发证券和华泰证券也均被其减持。其中,广发证券被贝莱德连续2个月减仓,5月由7.04%降至6.74%,6月由7.11%降至6.96%,华泰证券遭遇连续3个月减仓,6月由6.23%降至6.16%,5月由6.48%降至5.83%,4月由6.49%降至6.36%。

然而,在多家中资股被减仓时,中国银河却受到贝莱德青睐,在6月获得加仓,6月末持股比例为5.93%,6月初5.51%。而此前两月,贝莱德一直对中国银河减持,4月持股比例由6.73%降至6.43%,5月由6.59%降5.51%。

在6月期间,贝莱德共15次向中国银河证券“出手”,虽然期内亦有对其进行减持,但总的来说持股数目还是有所增加。期内贝莱德对中国银河证券的持股数目从2.03亿股增加至2.19亿股,持股比例从5.51%增加至5.93%。

外资一季度获利丰 减仓后券商股走向引关注

2019年4月和5月北上资金呈现净流出,在6月迎来净流入。在此之际,贝莱德一改此前一季度的增仓的路径,减持中资券商H股,引发了市场关注。

据港交所最新权益披露资料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贝莱德通过调仓操作获利颇丰,从此前中信证券和广发证券的数据分析中可以获知一二。

据港交所数据显示,2019年年初1月2日,中信证券获贝莱德增持40万股,增持后,贝莱德持有中信证券权益的股份约1.68亿股,占已发行的有投票权股份的7.35%。此后,贝莱德对中信证券频繁出手,截至2019年3月初,持股比例已经升至8.35%。

但此交易并未公开成交价格,中信证券在3月1日收盘价19.38港元计算,实际上,当日中信证券收盘价较年初1月2日收盘价13.16上涨了47.26%。而在中信证券港股一路高歌猛进的同时,贝莱德在这两个月多次进行了减仓操作,从中获利不少。

此外,贝莱德在广发证券身上同样获益颇丰。

2019年2月24日,贝莱德首次对增持广发证券H股出手,增持的每股均价为11.32港元,耗资约1.162亿港元,截至3月11日收盘,广发证券收报12.58港元,较2月14日涨约11%,仅一个月时间,贝莱德在该笔交易赚取一千多万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与第一季度频繁家主的手法不同,在第二季度末,也就是6月份,贝莱德相继对多家中资股券商进行减持。有市场人士认为,外资的持仓变动主要是基于对标的价值的判断而做出的选择,也有人认为是外资“高抛低吸”的一种手法。

那么,对于后市的投资路径选择,券商股的投资路径又该如何走向呢?

财联社研究多家券商分析师观点后发现,在基本面、政策因素和估值三大因素综合考量下,券商分析师总体上仍保持积极乐观的预期和投资态度。

“从基本面看,经纪业务方面,若佣金率企稳在低基数作用下经纪收入增速有望扩大;投行业务方面,资本市场制度改革有望带来科创板和并购重组增量;自营业务方面,若股债二级市场不出现超预期下行有望保持较高增速;资管业务方面,若规模企稳且集合占比提升有望收入降幅缩窄。考虑到2018年下半年低基数的因素,在中性假设下,预计全年证券行业将依旧保持正增长。”万联证券认为。

从政策面看,监管思路逐步转向市场化,在以注册制为代表的资本市场改革逐步推进背景下,政策为资本市场继续“松绑”的可能性上升。从长期看,2019年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开局之年,未来改革将逐步深入,科创板、注册制、优化股债融资和并购重组制度、保持新股发行常态化、加快推进证券期货行业对外开放等多项将推动我国资本市场不断完善,而券商作为资本市场的重要纽带,必将享受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来的长期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