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内 >

数码化时代反垄断法需与时俱进

2019-06-05 11:33:35来源:大公网

据路透社、《华尔街日报》及《纽约时报》报道:由於担心美国科技巨企滥用其巨大的市场力量,美国司法部与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已同意分工合作,发起对谷歌、苹果、亚马逊及Facebook(Fb)科技公司的反垄断调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3日也表示,会审视这四大巨头可能的反竞争行为。消息人士透露,此次调查範围之广,堪称史无前例。据报道,FTC和司法部已经达成协议,前者有权对Fb和亚马逊展开任何潜在的反垄断调查,司法部则负责调查谷歌和苹果公司。报道引述知情人士称,亚马逊可能会被豁免,谷歌和Fb最有可能被盯上。

FTC与司法部对科企的关注已久,前者不仅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调查Fb处理用户数据的私隐问题,今年2月份又成立特别小组调查科企併购。据悉Fb收购WhatsApp和Instagram也在重新评估的名单中。司法部也曾针对苹果在电子书市场合谋定价对其提出指控并胜诉。至於亚马逊则不止一次被批评,第三方卖家只有交纳广告费才能与亚马逊自营店竞争。

在管辖权责确立后,司法部与FTC将决定是否要对这些企业正式展开调查,但调查过程普遍都会耗时两年以上,结果并不会在短时间内出炉。

在立法部门,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3日也正式对科企出击,宣布对数字市场的竞争状况展开调查,包括举行多场听证会,要求这些大公司高层出席听证会以及提供内部资料。调查负责人西西里尼指,若有拒绝配合者,他将“毫不犹豫发传票”。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透露,此次调查将集中在三个方面:互联网行业中缺乏竞争的领域、大公司是否阻止公平竞争、是否应对大公司的垄断行为进一步採取措施。调查也会审视目前的反垄断法及执法行动是否跟得上科技变革的步伐,或令反托拉斯法几十年来首次发生剧变。

针对此次行动,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不分党派均表示支持。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民主党议员纳德勒表示,互联网给美国人带来了一系列好处,但当前有越来越多证据显示,一些公司正在控制互联网商业、内容以及用户交流方式。纳德勒说,鉴於互联网行业在美国经济中的比重越来越大,当前是时候对互联网行业的垄断现象进行调查,进而探讨是否有必要修改反垄断相关法律。

共和党议员柯林斯也表示,此次将对互联网行业出现的垄断问题进行“全面调查”,根据结果採取行动。两位表态代表民主党参选总统的参院女将伊丽莎白.华伦与埃米.克洛布彻,更把拆散科技巨头的主张写进政见中。

法律专家分析,美国联邦政府不太可能真的出手拆散这些高科技公司,但透过反托拉斯调查施压,将迫使企业着手改变商业模式,为业界带来正向影响。

美国大型科技股3日应声下跌,外传最有可能被调查的fb和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股价分别下挫逾7.5%和6.1%,亚马逊跌4.6%,连刚宣布推出新iOS打击私隐外泄问题的苹果也下挫1%。

面对这场酝酿多时的监管风暴,这四家科技巨头目前均未发表意见,但早就加强了在华盛顿的律师和游说活动。2018年互联网行业在游说方面共砸下7790万美元,创下历史新高,谷歌、亚马逊和Fb尤甚,分别花费了2170万美元、1440万美元和1260万美元。

而科企对反垄断领域的智库投资也有所升温。谷歌的透明性报告显示,该公司最近资助了30多个在反垄断公开论战中具有影响力的非营利组织,其中包括左翼、中左翼主要智库,以及许多保守派和自由派组织机构。亚马逊的投资清单也有类似资助。

据《纽约时报》及新华社报道:美国的反垄断制度既创造了资本集中带来的规模效益,又保证让具有创新能力的中小企业有良好生存土壤,为美国经济发展提供着不竭动力。但近几十年来,随着数码巨擘的不断发展,美国反垄断机构对某些合併案宽鬆处理,导致经济变得集中,竞争减少,对反托拉斯法的重新解读已经迫在眉睫。

在二十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许多合併案都会受到审查和质疑,但到了1978年,前联邦法官博克(Robert Bork)提出“反垄断悖论”,他认为如果政府保护更弱小的企业,就会导致商业低效,最终抬高物价令消费者承担后果。由此美国反垄断架构开始转向,受到质疑的合併案大幅减少,肢解一个行业巨擘更是无比困难。

美国政府对科技公司IBM的反垄断诉讼持续了13年,最终不了了之;在无线通讯服务商AT&T重组为7个大型的地区性电话公司之前,诉讼僵持了有十年;而从FTC对微软发起调查到上诉法院批准和解,一共历时12年。《纽时》报道指出,一家企业如果强大到引发反垄断诉讼,那它就会有足够的能力去影响全美各选区的说客、律师和员工,从而制衡政府的判断。

新的科企巨擘拥有击垮竞争对手的空前力量,一些併购案的规模,按以往的标準不足以吸引反垄断机关的注意,但却可能消除潜在的竞争,例如谷歌收购YouTube,微软收购LinkedIn,一家大公司吃下的这些具有潜质的小公司,是否也是有碍竞争,这亟需反垄断机构作出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