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金融 >

这是一次不一样的比赛同时我们也在迎接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2020-08-26 17:00:47来源:

因为比赛恰逢疫情,在闭幕式暨颁奖典礼现场,新网银行党委书记、行长江海将这场吸引了2146名极客参与的赛事形容为跨越山和大海的“零接触”过招。

“我们感觉到,这次新冠疫情很有可能成为中国社会走向数字原生商业时代的历史分水岭。”现场致辞时,面对台下平均年龄只有25岁的金融科技“后浪”们,江海从“零接触”出发,对未来社会商业模式的颠覆性变革作出了最新预判。

“常疫情时代将催生数字原生商业时代的来临”

2020年,不一样。这是江海在这一年中非常深刻的感悟。

“在比赛初期,我们都不确定最终的赛事是否能以现场的方式进行,所有的交流和竞赛都是以全线上的方式来进行。”

回顾整个赛事过程,江海感叹道,以前谈到百年有次大变局,总觉得非常虚幻,但在今年,由疫情所带来的变化让大家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可能是一个具有分水岭意义的历史经验。

“这是一次不一样的比赛,同时我们也在迎接一个不一样的未来。”在江海看来,移动互联网正在深刻地改变中国社会,而移动互联网底层核心靠的就是算法和代码。疫情期间,中国十几亿人能够足不出户,仍然维持几个月社会的正常运转和生产生活的有序进行,在战疫中取得这么好的成绩,除了体制上的优势外,也要感谢算法,感谢代码,感谢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普及。

正是数字技术在新冠疫情期间的广泛应用,让他愈发预见一个数字原生商业时代的到来。

江海指出,伴随着人类社会成为一个越来越复杂和紧密联系的经济体,大流行传染病对人类社会经济的扰动也会越来越深刻。在这次疫情中,所有具有“密闭空间”和“人员聚集”特征的行业都受到了重大影响。银行业也不例外,由过去具象的“场所”转变为泛在的“服务”。虽然随着疫情的缓解,这种影响在降低,但只要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开始倒下,一个漫长的进程其实就开始了。

“我们非常清晰的感受到,在未来可预见的时代里面,越来越需要把这种常疫情带来的对商业体系的深刻变革作为任何一个商业组织谋划未来发展技术路线的根本考量。”

在江海看来,随着疫情的爆发、由疫情带来的整个供应链和产业格局的变革以及一大批政治家、科学家和企业家正在深刻谋划的对未来方向的认知,无论是监管、学界,还是业界,一个分布式开发、协同式办公、零接触式服务、以算法和代码为核心竞争力的数字原生商业时代很有可能会加速到来。

“数字化新基建正为解决百年风控难题提供技术条件”

在江海眼中,2020年既有伤痛,但更有光明和未来,因为随着数字技术的进步,整个社会正在发生积极的持续的变化。

“中国数字化基建逐步成型,正在使我们无限接近金融风控方法论革命性跃升的临界点,迎来解决小微企业贷款难、长尾客群贷款难的时间窗口。”

江海介绍,过去几十年或几百年,金融业风控方法论的核心逻辑就是看财务数据,做一个现金流预测模型,然后决定贷不贷,贷多少,贷多贵。但财务数据是一种结果数据,也是一个粗颗粒度、低维、低频、低可信的数据,这一局限性导致金融从业者们“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往往只能对少数的头部企业和头部客户去做授信。

不过,从数字技术进步中,江海看到了解决小微企业和长尾客群授信问题的机会点。

据其介绍,从2013年起,中国商业体系的基础设施建设迅速走向信息化和数字化新阶段,整个社会的产业体系开始全面向数字化转型。在C端,以身份证号或手机号为ID,形成了一个涵盖衣食住行、7×24小时、360°的行为数据。

“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正是这样一种行为数据的积累,使得金融从业者今天可以不再依赖财务数据,而是依靠行为数据去做风险决策。”江海表示,行为数据是一种过程数据,先天就具有高维、高频、实时、高可信等优点,正因为行为数据相对于财务数据的变化,零售金融风控的方法论也出现了一个革命性的代际跃升。

从新网银行的实践看,如今对C端零售客户的风控已经不再倚重财务数据,而是靠大量行为数据,方法论变为了基于行为数据的一个高维变量关联决策过程。

而更让他感到可喜的是,在B端,近两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大量运用OA办公,开始用各种财会电算化软件,一些中大型企业更是使用ERP软件。而且,不仅是企业个体在用,而且在上下游之间还形成了云服务,这为未来对企业的授信从财务数据向行为数据转变打下了基础。